微信扫码
进入手机版
使用全功能
行业资讯

资本猛涨、头部入局:职业教育是下一个转型热点吗?

校长邦2021-08-13

01

融资事件频现

职业教育迎接黄金时代

当“沉寂”了近半年的教育广告,再次出现在大众视野里的时候,很难不引发群众的广泛关注和热议。

当初那些随处可见的K12在线教育广告,突然在一夜之间集体消失,而后引发的在线教育监管浪潮轰然而至。那么如今这再次出现的教育广告牌,到底有着什么来历?定睛一看,原来是——职业教育。

“心中有火,公考才热;眼里有光,祖国更强!”这十六个字一打出,大众感受到的并非再是满满的“教育焦虑”,反而更多的却好似是感受到了一股充满奋进的情绪力。

不可否认,职业教育已然在迎接它黄金时代的来临。

“双减”政策落地后,在备受瞩目的教育资本市场里,对比那一片哀声的K12学科赛道,职业教育可谓是一路光彩焕发,绚烂逆袭。

从7月份的教育培训行业融资赛道分布数据来看,7月内职业教育赛道共发生6起融资事件,占比33.33%,连续三个月获融资数量冠军的教育信息化,已然被职业教育一举反超。

最为引人瞩目的开课吧,继去年获得了高榕和高瓴创投联合投资的5.5亿元A轮融资后,在上个月又再次得到6亿元投资,本轮投后的估值已高达48亿元;

同月,职业培训及咨询服务平台职问宣布已于2021年第一季度完成共2000万元人民币的A3轮融资;

而提供企业在线学习服务的魔学院宣布,在今年2月完成腾讯产业生态的数千万元融资后,也于近日完成了近亿元A+轮融资,由红杉中国领投,钟鼎资本跟投。

如红杉、IDG资本、高瓴资本等明星资本均将目光转向了职业教育,据相关数据统计,今年截至当前,国内职业教育培训领域的投资多达30起,融资总额已超过70亿元。

02

社会问题迫在眉睫

发展职业教育大有可为

现在来思考,职业教育为何产生了如此巨变?

先暂时抛却资本市场的耀眼数据,思考职业教育的巨变,还是要从近年来我国出现的一些教育问题入手。

多年以来,每当谈及职业教育、技术学校这一类词的时候,大众的第一反应大多都是极为不看好的,对于职业教育和技术学校充满了一定的“社会偏见”。每个家庭的父母都将名牌大学作为自家孩子的奋斗目标,而至于技术学校,那些只被当做是“ 实在没有办法后才会走的路”。

自然,父母们“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无可厚非,然而近几年来,一个不可忽视的社会现象开始出现了———大学生的就业问题日益严重,如今,每年都至少有1000万大学生面临就业难题。

大量大学生在大学里攻读四年,来到社会后,却发现难以找到合适的工作,而与此同时,社会上大量的用人企业也难以再顺利招到合适人选。大学生们优质的专业优势白白流失,而用人单位也开始出现大片用工荒。

对此,有专家表示:“这一社会现象不可小视。大学生们的大学所学和社会所需已经脱节,这样既浪费了教育资源,也浪费了人才,同时,人才的缺失也在制约着我国整个社会的发展进步。”

教育部职业教育中心研究所副所长曾天山曾向媒体公开表示:初步测算,到2025年,我国制造业十大重点领域人才需求缺口将接近3000万人,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已经迫在眉睫。引导广大青年走技能成才、技能报国之路十分必要。

今年6月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教育法(修订草案)》初次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审议——这是职业教育法施行20多年来的首次大修!

《修订草案》强调,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具有同等重要地位,要推动培养数以亿计的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同时,在《修订草案》中,也对产教融合和校企合作等作出了明确规定,并支持社会力量举办职业学校,促进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学业成果融通互认。

“职业教育,前景广阔、大有可为!”这是习近平总书记曾在甘肃考察时作出过的重要指示,职业教育也的确就此开展了它的绚烂奔程。

03

迎接历史性巨变

职业教育开拓难

“双减”落地后,广大K12学科类培训企业开始焦头烂额的思考未来转型与行业走向。依据政策利好方向来看,素质教育和职业教育俨然成为众多K12机构首要思考的布局方向。

7月初,好未来轻舟品牌正式亮相,其旗下整合了轻舟考研帮、轻舟考满分、轻舟留学三大子品牌,致力于打造专注于年轻人的一站式提升平台;

7月19日,高途集团上线新版APP。据悉,高途APP将全面覆盖语言培训、大学生考试、财经、公考、教资、留学、管理、医疗等多类型职业教育业务;

而新东方也早就瞄准了职业教育的投资,在今年,先后投资了“导氮教育”与“课观教育”两家职业教育机构。前者估值已经达到15亿元,侧重于服务公职类考试,后者估值5亿元,为金融求职者提供职业规划、求职申请、笔试测评、面试指导等服务。

然而,对于广大K12学科企业来讲,转型职业教育和转型素质教育俨然是截然不同的两条路。除了K12头部企业的大动作外,可以看见广大中小学科类培训机构在转型时则是纷纷选择避开职业教育,并称其为是个“难以开拓的蓝海”。

这一点并不难理解,当我们将K12学科赛道与职业教育赛道放在一起作比较后便可发现,这两个赛道在多个维度上皆处在相反面。

首先在用户群体上,职业教育与K12教育完全是不同的两类群体。而众所周知,职业教育的用户周期一般较短。例如,想要参加职业培训的用户,大多都是想获得证书证件或者掌握一门技能,在需求达成后便可以结束培训周期。它不像K12学科用户那样长周期,并且周期规律稳定。在这一点上,K12学科机构在转型后究竟要如何做好用户群体维护,便成为了第一大挑战。

其次,职业教育的用户需求十分多元化,而K12学科类教育的用户需求则非常固定。然而,职业教育的需求多元化,便是对企业所产生的第二个巨大挑战。融道投资创始合伙人张海燕曾表示:“职业教育的种类大概分为8大类,1800多个细分品类,整个赛道虽然容量巨大,但是却呈高度分散状态,每个品类的天花板都十分明显。”

对此,课观教育创始人张峰曾表示,扩品类和地域性是职业教育发展需要解决的两大问题。因为专注于一个细分领域的企业,哪怕跨地域性做得再好,在营收上也是存在增长压力的;而以多品类起家的在线教育则无法开拓线下市场及跨地域发展,其营收增长便会存在诸多限制。

而另一边,从职业教育赛道内的角度出发来看,则有着更为关键的问题值得我们去思考。

职业教育在其本就一路向好的道路上,因“双减”政策的影响,如今迎来大量K12头部企业的进军与布局,而与此同时,资本的大批量涌入也开始让职业教育承受了更多的关注。那么,在从业者巨增与资本支持猛涨的行业突变之下,职业教育的未来又将走向何方?

———显然,历史性的重击,已然给行业内的各处燃起了挑战。

声明:转载技能和就业相关资讯的目的是希望基层务工群体能了解到所处行业的动态,若标注有误或侵权,我们将及时更正或删除(反馈邮箱:service@aqpx.wang)。
咨询电话:13513168460(李老师)
联系地址:河北省廊坊市固安县新源街裕隆公寓1-3-601
© 固安国大教育咨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LA.init({id: "JPVjIwfSVJdwcCEN",ck: "JPVjIwfSVJdwcCEN"})